现场工人切割主要用的是角磨机

2020-07-27 09:57

一位清洁工师傅说,除了堆放生活垃圾,楼顶施工产生的垃圾也堆在这里。物业只管帮居民们清理生活垃圾,施工的废料还得靠施工方来处理。他们施工的人每天凌晨都会进行垃圾清理,每次会拉走一到两卡车。

对于违建影响楼体结构的说法,李鹏表示,整个屋顶建筑材料共分几大类,最多的就是假山,而这些假山都是由树脂材料制成,主要功能是防火隔热。建筑围墙则采用的是泡沫外加一层铁丝网固定。房顶彩钢瓦里面是岩棉,也是轻体材料起保温作用。楼顶绿植使用的土都是能代替土壤的楼顶专用绿化材料,质地非常轻。“这些建筑材料并不像人们想得那么重。此前我们也对建筑总量进行过测算,不会对楼体造成影响。业主特意找原班人马回来拆除,就是因为这些施工人员知道承重点在哪儿,要保证拆除不会对楼体造成影响。”

将协调垃圾清运

2有保留?特意留下假山作围挡

3设备差?火灾隐患也拖慢进度

昨天下午,记者跟随海淀城管执法人员进入人济山庄4号楼2605室。走过一段黑黢黢的消防楼梯,随着现场工人打开直通楼顶违建的大门,拆除现场的内部首次展现在记者面前。

阳光房内

“这主要是为了防火,北京现在进入冬季有时候风大,怕气焊火星有安全隐患。”李鹏告诉记者,现场工人切割主要用的是角磨机,而且每次切割旁边都有专人喷水,就怕火星引燃杂物。楼顶目前三五米就设一个消防器,工人走到哪儿就把消防器搬到哪儿。

记者在现场看到,阳光房客厅里的水晶吊灯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尘土,客厅中原本陈设的酒柜、饮水机、冰箱、电视、餐桌等家具电器周围,高低错落堆满了假山皮、编织袋和其他建筑垃圾。由于正在拆除,没有照明设备的客厅显得非常阴暗。从客厅沿着一条铺着红花地毯的通道往里走,就到了阳光房内的餐厅。餐厅的一面墙都是落地窗,窗外紫竹院的风景一览无余。同样,在餐厅的圆形大餐桌旁也堆满了垃圾。落地窗对面的墙下堆放着从户外露台拆下的各种盆栽绿植,绿植挂有两个大鸟笼,里面两只黑色鹩哥不时冒出“你好”、“恭喜发财”之类的问候语。

记者在现场还看到,拆违的工人几乎使用的都是电钻、锤子、锯子,像在日常拆违中使用率很高的气焊等设备在这里很少使用。

昔日客厅餐厅堆满垃圾

据施工现场负责人介绍,从8月15日至今拆违现场从未停工一直加班加点,目前已完成70%的拆除工作量,不过大量建筑垃圾的难以清运也成为拖拉拆除进度的最大障碍。

纪晨 摄 b128

本报记者 左颖 j170

顺着阳光房东南侧的楼梯,记者来到了曾经“神秘”的违建现场内部。“现在这里看上去就跟发生过地震一样,到处乱七八糟,不过当初刚上来的时候确实觉得景色挺震撼。”一位参与拆除的工人告诉记者,“现在这块现场每走一步都要很小心,因为建筑垃圾太多,刚还有工友扎伤了脚。”

对于从楼下看还有很多假山和绿树、感觉违建拆除慢的质疑。李鹏解释说,“从楼下或者对面看到的最下面一层的假山皮,是我们特意留在那儿作为围挡用的,主要是防止在拆除时有落物滑下去。”

邻楼能够眺望违建的居民们表示,在国庆节前后,楼顶的拆违工作一直处于搁置状态,没有看到工人施工。这几天,违建的拆除加快了速度,每天楼顶上都能看到十多名工人在干活儿。

断壁残垣三层只剩一层

在昨天的现场探访之后,海淀城管执法监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保证施工进度,他们仍将每天派专人监督现场。同时这位负责人也透露在和违建相对人张必清的沟通中发现,目前影响拆违进度的最大原因就是建筑垃圾无法及时清运,“所以下一步我们也将主要协调帮助相对人解决清运垃圾的问题,确保拆违尽快完成”,同时这位负责人还进一步强调,拆违工作肯定不会停,必须拆到恢复原貌为止。

“盖这个违建前前后后用了六年的时间,现在我们尽全力在拆,确实已经是最快速度了。”从8月份就一直和工友加班加点的要雪飞,面对如此大的建筑垃圾量也很无奈,“我们当初预估工期只要两个月,但没想到垃圾清运难度这么大。一开始为了赶工期,很多大型建筑材料拆下来都没来得及切割。很多大钢架、树木绿植都要切成小块才能装进电梯。目前楼内只有一部货梯且空间有限,为了不扰民我们每天只能晚上用,而且为防刮花电梯,我们还专门将垃圾分类装袋运输,但即使如此居民意见也很大。此外,由于北京大货车只能晚上10点以后进城,目前每天只能运两大卡车左右的垃圾,已经运了一个多月了,但还是有大量的垃圾不能及时运走。”

垃圾堆在地下三层

在阳光房走廊西侧,张必清曾精心装修的园林景观中,几株苍翠的假树挺拔其间,其余空地上也堆满了垃圾,让人几乎无从下脚。

堆积如小山的建筑垃圾、断壁残垣裸露的钢条横七竖八、还有已经干枯打蔫的各种绿植以及遍地的碎石、铁丝……昨天下午,被称为“最牛违建”的北京人济山庄“楼顶别墅”拆除现场在征得张必清本人的同意后首次允许媒体进入,这也是违建拆除两个多月至今其内部细节的首次曝光。

小区保洁

现场

下午4时许,在电梯间内,一位工人告诉记者,拆除违建的并非一路人马,大家分工各有不同。除了工头以外,多数工人并不住在这里,每天早上来干活儿,晚上再离开,工头就住在楼顶的阳光房里。工人承认,十一期间确实停了一段时间工。放假的时候,有人回了老家,不过时间也不算太长,刚放完国庆假就被急急忙忙召回来了。

露台违建

1为何慢?垃圾每天只能运两车

几路人马各有分工

本报记者 景一鸣 j168

在4号楼地下三层,有个类似垃圾通道的地方,楼里的垃圾最终都会集中在这里进行清理。其中一个通道门已经被堵死了一半,大量垃圾都堆放在门前,垃圾堆积处附近的墙面上有个消火栓,受垃圾阻碍人已经无法靠近这个消火栓,存在一定安全隐患。这些垃圾中除了生活垃圾,还包括施工废料、残破的家具等等。

拆违工人

“目前我们的拆除工作已经完成70%左右。葡萄架、环廊、三层违建的上面两层基本都已经拆除完毕。”现场施工负责人之一李鹏告诉记者,“其实违建最高的一层就是一个储物间,第二层是养花的温室。现在储物间已经拆完,第二层那个温室也已经进入拆除的尾声,开发商赠送的阳光房的主体结构已经露出来了。”

表态

很多市民质疑拆违进度缓慢,记者在现场采访了施工负责人要雪飞和李鹏。据介绍,目前拆违工人实行双班倒,白天保证18名工人,晚上还有部分工人负责清运。每天露台违建的东西南北四角同时动工,拆违进度已达饱和。李鹏告诉记者:“这个拆违已经‘吓跑’了几个工人了,一是因为工作场地太高,二就是工作强度大,业主一直在催,我们真是一直拼了命在赶工期。”

本报记者 左颖 j170

释疑

采访中两位施工负责人都一直强调,拆除工作年底前肯定能完成,但照目前的进度,垃圾清运很有可能拖到明年。未来拆违的重要任务就是要集中清运垃圾,因为剩下的木地板、栏杆以及最下面一层违建的拆除都需要将垃圾清走后才能完成。

4危楼体?原班人马知道承重点

海淀城管

露台违建上的视野非常开阔,整个紫竹院的湖面尽收眼底。十几名身穿着橙色反光背心的工人正在违建二层的边缘往下拆窗框等房屋骨架。现场施工负责人告诉记者,违建的拆除工作量很大,仅绿植就有几百盆,现场遍地都是拆下来的铁丝网、泡沫、钢架、木板等杂物,每走一步都要用脚清开垃圾才行。

“这里原本是楼顶阳光房的客厅,现在是堆放建筑垃圾的仓库,大家一定要小心脚下。”带路的现场施工人员介绍,“这个大厅总面积100多平方米,能堆垃圾的地方都堆满了。”

众说